据西班牙媒体《马卡报》的消息,皇马球星J罗正在经历欧洲生涯最糟糕的赛季,而他场外的问题,增加了他的绝望。

过去几个月,J罗的祖母出现身体不适,J罗飞往哥伦比亚陪伴她。

J罗的反应引起了争议,但事实上J罗只能接受教练的决定。

同时,为了提升二手车的销售量,导致二手车的剩余价值预估出现同比骤减,因此折旧成本大幅增加。2019年公司处置二手车共计29203辆,二手车销售收入21.3亿元,二手车成本售价比为102.7%,虽然有所增加,但依然在5%的合理浮动范围内。

其次,神州优车的股票质押安排或触发神州租车的美元债券的控制权变更条款。如果神州优车被迫卖出截至2019年6月、价值14亿元的神州租车质押股票(占流通在外股的24%),神州租车还面临触发存续美元债券的控制权变更条款的风险。

在此基础上,顺义区教育考试中心明确,入读民办小学的,6月9日进行统一派位。入读民办初中的,志愿填报与公办寄宿初中共同进行。

首先,神州租车拟出售二手车的潜在现金流入,为公司的流动性提供了部分支撑。神州租车将2020年的二手车销售目标从20000-25000辆提高至30000-35000辆,这或许将带来17亿-20亿元收入。这些收入有助于缓解公司将于2020年和2021年到期的债务压力。“但是,二手车的定价和销量取决于市场需求,存在着不确定性。”陈芳萱告诉记者。

人员方面,在上周瑞幸咖啡发起的自我审查中,将财务造假的责任归咎于首席运营官刘剑。公开资料显示,刘剑于2008年至2015年,先后担任神州租车车辆管理中心副主任和收益管理负责人;2015年至2018年担任神州优车收益管理负责人;2018年后,才入职瑞幸咖啡担任COO。

此外,将于2020年到期的美元债务利息,叠加汇兑损失,最终造成了利润的大幅下降。在年报发布当日,公司股价报4.77港元/股,涨幅9.7%,显示出市场并未介意其净利润的大幅下滑,依然肯定了神州租车在过去一年的成绩。

此外,神州租车、神州优车和宝沃汽车之间业务联系相当密切。

此外,据报道,周一哥伦比亚主帅奎罗斯与J罗举行了一次对话,奎罗斯表示他无法保证J罗在哥伦比亚主力的位置,因为他在皇马缺少比赛时间。据悉,J罗当时回复,如果他不是球队征战世预赛、美洲杯的首发,他更情愿无缘大名单。

毫无疑问,神州租车、神州优车、宝沃汽车和瑞幸咖啡,是陆正耀业务版图中的四大支柱,彼此之间在人员、业务等方面有各种联系。

尽管在神州租车的公告中,其试图撇清和瑞幸咖啡与陆正耀之间的关系,但市场仍然有不少忧虑。

但是,在瑞幸咖啡爆雷之后,神州租车也面临隐忧。

4月7日一早,神州租车发布紧急澄清公告,公告后的两天,股价却出现了过山车一样的走势。公告当日,股价盘中一度暴涨近50%,截至收盘大涨34.18%,报2.63港元/股;但8日收盘,股价再度出现大跌,盘中跌幅一度超过20%,截至收盘跌17.1%,报2.18港元/股。

而瑞幸咖啡的创始人、CEO钱治亚,自2004年便在神州租车工作;2016年,钱治亚成为神州优车的COO,2017年离职神州优车,创立瑞幸咖啡一直至今,是神州租车、神州优车和瑞幸咖啡三家公司的创始元老。

需要提醒的是,由于民办校志愿“紧俏”,家长在填报时需要慎重考虑,不要在热门校扎堆,而是要在充分了解的基础上匹配真正适合自己孩子的学校。

陆正耀本人方面,尽管神州租车在7日的公告中澄清称,其已经于2016年辞任神州租车首席执行官职位并改任非执行董事,此后再没参与神州租车的日常管理,但依据记者查阅,陆正耀目前依然是神州租车的最大股东,同时担任公司的董事会主席一职。

在神州优车旗下的网约车产品神州专车刚刚上线之际,后者在城市中的车牌和车队资源就几乎全部来源于神州租车;在2019年的年报中,向神州优车租赁车队的收入就为4亿元,是公司总营收的5%。

赛季初,J罗不是齐达内的首要选择之一,但他获得了一些出场时间,直到皇马不敌马略卡。那场比赛成为J罗的转折点,而在随后的国家队比赛日,J罗遭遇伤病,这也导致他无缘齐达内的计划,缺席了2019年剩余的比赛。

齐达内希望帮助J罗恢复个人状态,在两场国王杯比赛,给他主力位置,让他出场。但是与皇家社会的国王杯比赛,J罗的表现引起争议,让人疑问J罗是否还有实力占据皇马的首发。

2019年,陆正耀通过神州优车附属子公司,花了40亿元,取得宝沃汽车的控股权;在不久后,大量宝沃汽车进入了神州租车的车队中,同时,为了推广宝沃汽车,神州租车APP在之后上线了免费试驾宝沃汽车的活动,并一直延续至今。

朝阳区明确,区教委将于6月9日完成就读民办小学的随机派位录取。朝阳区民办初中的派位与公办寄宿学校、全区公办初中和一般公办初中同批次完成。6月9日,区教委进行随机派位。

不过,因为彼此之间的业务南辕北辙,神州租车和瑞幸咖啡之间的合作此前仅限于租车送咖啡券等,两者业务并无直接关联。

年报显示,公司报告期内经调整EBITDA同比增长至34.64亿元,EBITDA率62.3%,同时第四季度处置二手车超过12000辆,三项数字均创下了历史新高。但在净利润方面,全年录得2.92亿元,相比2018年的6.81亿元大幅下降57.1%。

对此,公司管理层解释称,为了应对重点旅游城市需求疲软,神州租车采取了更具竞争力的定价策略,受此影响,2019年年度平均日租金同比下降3.7%至210元。

过去三个月,对J罗而言很不理想,他带着很多疑问开始了这个赛季。结束拜仁租借之旅之后,他重返皇马,渴望在皇马闪光。

“如果神州租车的融资渠道受限,导致公司的流动性和再融资压力增加,我们可能会下调其评级。如果神州租车在二手车市场售车遭遇困难,我们也可能会下调其评级。”陈芳萱说。

3月17日下午,神州租车(00699.HK)发布了2019年年报。依据公告,公司去年租赁收入55.6亿元,同比增长4.1%,其中核心业务汽车租赁收入49.2亿元,同比增长9.6%。

“神州租车是一家独立上市公司,与瑞幸咖啡无直接关联,但是其与后者的联系令投资者担忧公司的治理状况。”标普评级机构的分析师陈芳萱告诉记者。

从神州租车本身的业绩来看,市场对于其股价的反应显得有些“过激”。

北京时间4月2日晚间,瑞幸咖啡发布公告,称2019年第二、三和四季度的业务造假,涉及金额高达22亿元。第二天一早,同为陆正耀旗下的神州租车开盘快速下挫,股价下跌54.42%至停牌。

Last modified: 2020年7月26日

Auth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