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来自合作媒体:深网·腾讯小满工作室,作者:康晓、相欣。猎云网经授权发布。

6月20日凌晨,突如其来的一纸公告,终结了瑞幸保留纳斯达克上市机会的最后希望。

2019年,陆正耀将自己手里、姐姐和钱治亚的股份抵押给瑞信等银行,并拿到5.33亿美元贷款。4月3日,瑞信代表其摩根士丹利、高盛、巴克莱等六家机构向陆正耀发出强制性提前还款通知。通知发出两个月里,瑞信等银行通过抛售股票获得约2.1亿美元资金,但贷款依然有超过3.2亿美元的缺口,随后发起诉讼。

据《深网》获悉,除了陆正耀,董事会剩下7人都赞成了罢免提议。

9月6日,长春大学官网“通知公告”栏目发布的《关于2020年秋季学期作息时间调整及国庆节、中秋节放假有关事宜的通知》显示,为确保学生返校后尽快适应学习生活秩序,避免因人员流动带来的疫情防控风险,学校决定对2020年国庆节、中秋节放假安排为:

未来,瑞幸面临起诉、赔偿、资产处置、管理变更等种种复杂问题,这家2万多员工的创业公司还能否重新回归正轨?

陆正耀急于更换现有董事会成员的另一个原因是,7月6号他很可能将被清算其持有的瑞幸股份,从而彻底失去对公司的控制和对内部调查的影响力。

但据《深网》了解,距离发起下一次股东会,大概有15-21天的流程,陆正耀至多可以为自己赢得一个21天左右的缓冲期。

不完全统计,目前已公布假期安排的高校中,多数不足8天。

10月1日(周四)、10月2日(周五)放假2天;10月3日至9日按照正常工作日上课、上班。

当时,瑞幸的审计委员会包括三名,非执行董事刘二海、独立董事邵孝恒(Sean Shao)与Thomas Meier。邵孝恒从瑞幸上市之初就担任独立董事,他之前在聚美优品、兰亭集势等公司担任过独立董事和审计委员会主席。

王登峰表示,十一的假期和周六周日、和课后进出校门的管理是一样的。各校要根据实际情况,特别是根据当前疫情防控的要求来合理地作出安排。“我们也不鼓励‘一刀切’,由于疫情防控所做出的一些管理规定和要求,一是要因地制宜,另外是我们所有人可能都要去理解和接受,这样才能共同实现我们既控制好疫情又能够确保教育教学秩序正常的目标。”

从流程上看,审计委员会把安永的反馈提交到了董事会。当时的瑞幸董事会成员包括:陆正耀(董事长)、钱治亚(董事兼首席执行官)、刘剑(董事兼首席运营官)、郭谨一(董事兼高级副总裁)、黎辉(董事)、刘二海(董事)、Sean Shao(独立董事)、Thomas P. Meier(独立董事)。

十一假期出游是否安全?

6月27日凌晨,瑞幸公告宣布,将于6月29日从纳斯达克摘牌退市。声明发布后,瑞幸股价狂跌,盘中6次触发熔断,收盘暴跌54%。

接近瑞幸会计审计方安永的知情人士告诉腾讯《深网》,此前,瑞幸迟迟未向SEC递交公司年报的原因在于,安永要求瑞幸先罢免董事长陆正耀,才同意在报告签字。早在6月17日,瑞幸咖啡公告称第二次收到纳斯达克的退市通知,就是因公司未能及时公开其2019财年年度报表。

当然,7月6号之后,一旦陆正耀股份被清算,大钲资本将成为第一大股东,可以发起新的董事会和股东会。

7月2日董事会的决议并不会影响7月5号陆正耀发起的特别股东会的召开。黎辉、刘二海以及独立董事邵孝恒依然面临被踢出董事会的风险。

按照瑞幸在公告中的说法,这个特别委员会在第一阶段的调查中发现COO刘剑等人虚构22亿交易,建议董事会将这几人停职。瑞幸董事会接受了建议,然后在4月2日对外公布。

9月27日(星期日)、10月10日(星期六)上班。

7月6日是关键时间点。如果瑞信胜诉,那么陆正耀以及其相关公司持有的瑞幸咖啡股票,将归瑞信等银行持有,而陆正耀也就会失去具备董事会资格和投票权。

据《深网》了解,Thomas Meier当时在海外,没有直接参与讨论安永的反馈,最后刘二海与邵孝恒两人向瑞幸董事会提交了安永的诉求。

开曼群岛法院的文件还显示,7月6日将有两条与瑞幸相关的宣判通知。原告为瑞信集团,被告之一是Summer Fame Limited,由创始人及CEO钱治亚家族信托控,钱治亚持有瑞幸咖啡15.43%的股份;被告之二是Haode Investments,瑞幸咖啡董事长陆正耀主要通过家族信托Haode Investment持有瑞幸咖啡23.94%的股份。

10月1日至4日安排国庆节、中秋节放假休息。9月27日、10月10日安排正常周末休息。

根据开曼群岛法院6月22日的文件,瑞信集团牵头的银行赢得一项法院命令,解散瑞幸咖啡董事长陆正耀家族控制的实体,追回3.241亿美元的未偿债务。

中秋、国庆放假一天!

记者注意到,湖北大学、湖北经济学院也对假期安排作出调整,10月1日(周四)放假一天,期间的周一至周五正常上课,周末安排休息,与此同时,寒假也有所提前或延长。

瑞幸的董事会目前有8人,包括董事长陆正耀,瑞幸高管郭谨一、吴刚和曹文宝,黎辉和刘二海,独董邵孝恒和庄伟元。而郭谨一、吴刚和曹文宝等瑞幸高管与陆正耀之间的真实关系目前尚不明朗。

值得注意的是,瑞幸上市后,累计完成了17亿美金融资,《深网》未能获悉目前账上所剩余具体数额,一位瑞幸内部人士告诉《深网》,因为融资背后涉嫌财务数据造假、未通过正当途径获得,未来这笔资金的处置充满不确定性。

一个21天左右的缓冲期

在造假调查水落石出之前,瑞幸董事会核心利益人已一步步陷入内斗之中。

公告表示,罢免提议是根据负责造假调查的特别委员会的调查结果和建议——依据在内部调查中发现的文件及其他证据,以及陆正耀在调查中的配合程度,提出了罢免陆正耀的建议,多数董事采纳了这一建议。

为了配合SEC,证监会等国内相关监管部门也逐渐进入瑞幸调查,据《财新》报道,国际市场监管总局和财政部先后对瑞幸进行了调查,掌握了造假相关证据,陆正耀等高管作假行为适用《新证券法》和《会计法》相关法条,在税收方面瑞幸为虚增交易交了税。

“陆正耀参与造假事实已经明朗,黎辉、刘二海以及独立董事邵孝恒发起7月2日董事会的核心目的,是让董事会中的瑞幸高管成员在聚光灯下表明自己对陆正耀的态度,并为此后所有的决定承担责任。”接近瑞幸董事会人士告诉腾讯《深网》。

十一假期出游安全吗?中国疾病预防控制中心流行病学首席专家吴尊友近日接受采访时表示:可放心出行。中国境内存在新冠病毒的地方,主要是在隔离或住院的病人当中,和(相关的)实验室里,社会层面是没有病毒的。

随后,瑞幸成立的特别委员会聘请美国最知名的凯易(Kirkland & Ellis)律师事务所作为独立外部法律顾问,聘请FTI咨询(FTI Consulting)作为独立法务会计专家。

然而无论7月2日董事会决议是否罢免陆正耀,瑞幸退市已成定局,重新回归普通私营企业身份,即便现在仍在接受相关调查,但无需再向外界披露信息和财务报告。

接近瑞幸董事会成员人士告诉《深网》,当审计委员会把安永诉求抛出到董事会时,三位独立董事、非执行董事刘二海、黎辉,他们与瑞幸管理层成员不再是完全的共同利益方。对于刘二海和黎辉而言,无论过往他们和陆正耀关联多紧密,但是瑞幸只是他们基金投资的一部分,必须要想办法和瑞幸造假划清界限。从制度设计来看,刘二海和黎辉都承担不起“知情不报”或者“参与造假”的代价。

10月1日至3日放假调休,共3天。10月4日(星期日)上班。9月27日(星期日)、10月10日(星期六)正常休息。

一位要求匿名的瑞幸董事会成员告诉腾讯《深网》,“根据特别委员会调查结果显示,陆正耀与其他高管参与造假并干扰调查,足以被追究刑事责任。”

10月1日(星期四)至8日(星期四)放假调休,共8天。

接近瑞幸调查的知情人士告诉《深网》,董事会成员黎辉、刘二海以及独立董事邵孝恒等对陆正耀的举动感到失望,提议要求陆正耀辞去董事长和董事职务,并于7月2日召开董事会审议对陆正耀的罢免。

多数高校假期缩水,不足8天

“负责自查的特别委员会主席邵孝恒,原定将会在纳斯达克的听证会做出陈述,但如果他都要被瑞幸解职,证明公司内部依然处于混乱,根本没法说服纳斯达克瑞幸正在回归正轨。听证会再无必要,此前瑞幸为争取留在纳斯达克的努力都白费了。”

“老陆(陆正耀)这一招太狠了。”一位接近瑞幸董事会的知情人士告诉《深网》,“这个声明直接导致了5天后瑞幸在纳斯达克的听证会破产。”

9月26日上周三课程,10月2日上周五课程、10月3日上周四课程、10月5日上周一课程、10月6日上周二课程、10月7日上周三课程、10月8日上周四课程、10月9日上周五课程、10月10日上周五课程。

此外,多所高校也在通知中表示,疫情期间切实做好各项保障工作,严格执行学生出校门审批制度。

不过,不少高校发布调整秋季教学时间安排的通知,对国庆假期进行了调整。大部分高校假期缩水,有高校安排10月1日放假休息,提前或延长寒假。

10月1日放假休息,10月2日至8日按照教学部门制定的教学计划正常上班、上课,其他放假时间顺延至秋季学期结束后的寒假,寒假放假时间相应增加。

9月27日、10月1日、10月4日放假。

据《深网》了解,无论瑞幸董事会所有成员当时各自处于什么立场,但是最后全票通过了“组建特别委员会自查”的决议。这个特别委员会由三名独立董事组成,主席为邵孝恒(Sean Shao),另两人为濮天若(现已辞职)和庄伟元(Wai Yuen Chong)。

大学生国庆假期能否离校?

这是一份关于瑞幸咖啡将在7月5日召开股东特别大会的通知。根据该通知,本次股东大会将讨论的事项包括解除董事长陆正耀的董事任命,解除黎辉、刘二海的董事任命,以及解除独立董事Sean Shao (邵孝恒)的任命。

“在去年以1分输掉英超冠军后,今年能够夺冠很不可思议。我们第一次觉得我们本赛季能赢是在我们击败曼城的时候。然后像主场的莱斯特这样的几场比赛,我们心里就知道这是我们的赛季。我们上个赛季没有这样的运气。”

7月5日陆正耀作为大股东召开的特别股东大会,一旦决议通过了解除黎辉、刘二海、独立董事Sean Shao (邵孝恒)的任命,瑞幸此前特别委员会牵头的内部调查将被迫中止。

早前,在8月27日教育部新闻发布会上,教育部应对新冠肺炎疫情工作领导小组办公室主任王登峰对国庆假期高校学生是否能离校的问题进行了回应。

此前,《深网》从接近瑞幸董事会的知情人士处获悉,浑水机构和SEC不是导致瑞幸自曝的根本原因,做空报告出来后,安永自身并未掌握真正的造假证据和数据,安永真正所参与的,是在做一季度财报审计时,发现存在漏洞,但是公司部分高管并不配合调查,审计受阻,于是向瑞幸审计委员发出求助。

Last modified: 2020年11月17日

Auth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