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甲豪门巴塞罗那已经官方宣布,球队解雇主帅塞蒂恩,根据各路媒体的消息,球队新主帅将是现任荷兰国家队的主帅科曼。来自《镜报》的消息称,在科曼离任后,荷兰足协正考虑邀请温格执教。

温格有机会执教荷兰队

记者:我们是不是可以看到,至少有一些美国不愿意发签证的代表团,会有更多的机会去参与到联合国大会的议程当中来?

在用户和系统应用商已经日趋理性,同时资本也更加客观的审视AI企业在应用落地方面的实战能力时,紫为云作为核心AI算法企业之一,其跨越新技术产业化应用的动力强劲、潜力十足。顾友良的加入,使其领先的AI技术能力得到了市场推力的赋能,会成为紫为云企业迭代发展的关键一步,将开启紫为云企业成长的新阶段。紫为云将有可能成长为中国AI场景智能时代的领军企业之一。

《镜报》报道称,荷兰足协已经向温格提出了合同。自从离开阿森纳后,温格一直没有找新下家,只是在国际足联担任了个闲职。温格本人对重返执教岗位一直持开放态度。

在产业发展进程的客观规律支配下,目前规模化应用落地成为企业的痛点,跨过应用落地门槛的AI企业将成为AI产业的先驱,跨不过去的则可能倒下成为先烈。 

在今年新冠肺炎疫情席卷全球的特殊国际形势之下,已经走过了四分之三个世纪的联合国,将会重点聚焦哪些议题?国际多边会议从线下改到线上,又会给各国之间的合作带来什么样的变化?《时事快访谈》,请听总台央广记者张筱璇对话中国国际问题研究院常务副院长阮宗泽↓↓↓(总台央广记者 张筱璇)

AI创业企业的淘汰是AI在行业应用落地过程中的必然现象,因为AI从技术研究到行业场景应用落地的零突破,本身就是一个艰难的探索过程。并不是先行的企业都必然走向成功或拥有最大的成就。 

然而AI从底层到基础层,再到应用层是一个体系化的工程。同时从理论研究到产品研发、应用研发是一个互为转化的过程,当然也是一个非常烧钱的工程。现如今AI的技术概念炒作期已结束,尤其在算法环节,产业界和用户圈更希望围绕自己的实际需求或问题点,采用AI技术有针对性的转化出实实在在的产品和应用解决方案,同时希望各家核心AI企业在他们面前PK一下,展现一下各自的水平。

说到技术增长,另一个问题是市场逐渐面临饱和。许多大型科技公司的核心产品已接近其市场综合。每个人都用社交媒体,几乎每人都有一部智能手机,每个对影音娱乐感兴趣的家庭几乎有一个Netflix账户。所以,这自然会抑制增长的潜力。

然而,在AI泡沫期出现,在疫情防控新常态的当下,顾友良却毅然选择自我创业,对一位职业生涯20年的职业经理人来说,这需要一种果敢和魄力。顾友良联合清华AI科研团队创建紫为技术,同时出任紫为技术和紫为云的CEO,一是因为紫为云AI技术团队在人脸、行人、步态、车、物体特征识别、OCR文字识别、物体关系推理等方面的算法研究取得了诸多技术成果;二是具备整合指掌纹、静脉等生物特征识别,语音识别,语义处理,辅助驾驶,工业智能等方面有诸多可以联合开发的生态算法成果;更为重要的是紫为云AI创业团队成员的每一个人都拥有一颗“清华人AI理想”的炽热之心,他们有一股为之勤勉,为之奋斗的精神与激情。 

马塞洛脚后跟妙传,阿森西奥禁区左侧小角度射门被特鲁宾用腿挡出。矿工第14分钟错失良机,麦孔送出直传,马尔洛斯禁区右侧12码处单刀低射被库尔图瓦神勇扑出。矿工第28分钟取得领先,科尔尼延科左路晃过米利唐后突破传球,无人防守的特特15码处射入左下角。

围绕视频图像的应用,顾友良专注行业20年,极具定力,亲身经历并推动了从模拟到数字到网络、到平台的建设历程;经历了从单一产品到系统产品,到行业方案,再到行业系统方案,行业业务应用功能模块的开发及落地应用历程;并推动了云、大数据、AI等新兴技术的开发和应用落地。顾友良对用户和系统集成商在新技术应用方面的所思所想,以及新技术下的业务流程和业务架构的创新有深刻的理解,这些理解对推动AI、大数据、云等新技术与视频图像的结合应用有莫大的价值。 

从根本上讲,有一个好的方法是,去挑选那些可能成为明日的“FAANG”的小盘股。因为当今的大型科技巨人都是从初创公司起步,数万亿美元的最初也是从无数个失败无数次的案例中出来的。

阮宗泽:线上的会,它确实有它方便的地方,实际上不受空间的一种限制。但是你要知道由于世界上这么多国家分布在不同的时区,它还是有时间上的一些不便之处。由于疫情防控在逐渐取得一些进展,特别是有的地方有的国家处理得好一点,我们看到线下的外交也在日益增多,因为线下外交有它的优势和长处。与此同时我们看到,大家觉得在这个时候加强对话、加强沟通、加强协调,是当务之急。所以线上和线下的外交现在是交织进行,这两者我觉得都有长处,也各有自己的弱项,但是它起到了互补的作用,在特殊时期是一种特殊形式。

所以,在AI创业型企业纷纷寻找高段位的运筹者时,顾友良与清华大学AI技术的科研团队经过一段时间的相识和相知过程,希望通过市场与技术的深度铆合,不辜负清华大学领导的期望,去拼搏奋斗,去努力实现“清华人AI理想”,让清华的AI技术更简单、更便捷、更安全地应用到社会产业中去,服务社会、服务老百姓。凭着对顾友良相识多年的了解,相信紫为云有了顾友良担任这个新平台的领队,会有如一艘先进的战舰配备了一个历经实战考验且经验丰富的舰长,其未来在市场上的表现值得关注。 

阮宗泽:确实是,我觉得今年的联大有两个非常重要的点,一个是因为它是成立75周年,关于世界的和平发展,也应该是讨论的一个主题。另外一个由于今年疫情的暴发,所以大家也是极其关注,联合国作为一个最大的国际多边平台,怎么在抗击疫情的方面能够有效推进多边主义,特别是全球加强团结、共同应对。由于疫情的原因,实际上联合国的很多的行动也受到了一定的影响。这一次包括联大本身,它以线上、视频的方式也说明这个疫情还不能掉以轻心。与此同时,一些国家大搞单边主义、保护主义,实际上也对全球合作多边主义产生了严重的冲击。

在这个产业节点上,顾友良与清华AI人共同创建“紫为”和“紫为云”品牌,在市场中擎起“AI使能”的大旗,其所依托的基础是什么?一是清华AI科研团队具有的核心技术实力和能力,二是其对AI场景智能融合应用的深刻理解,三是其从业职场20余年积累的生态伙伴资源。  

记者:此前的联大会议一般来讲都是在纽约的联合国总部线下举行,虽然说理论上联合国应该是绝对的主角,但是在相当程度上也算是美国的主场。这一次有一部分的议程改到线上,有一些参会的领导人不需要到美国去现场参会,是不是意味着美国在联合国会议当中的存在感也有一些下降?

目前,紫为云在人脸识别、车辆特征识别、行人再识别ReID、AI医疗影像结构化、智能环保大数据分析、智能制造工业检测、AI-3D服装设计等方面都取得了一定成果和落地,并配合清华大学某机构与国家某部委展开了AI算法的深度研究开发,也与一些具有国际影响力的核心中国企业开展了深度的技术研究与项目合作。 

记者:阮先生您好,第75届联合国大会已经在当地时间15日开幕了,此前第74届联大刚刚通过了一个决议,敦促会员国通过加强国际合作与团结互助,应对新冠肺炎疫情。伴随着新一届联大系列会议的召开,这种呼吁多边合作抗击疫情的基调是否还会延续呢?

本泽马下半场替换罗德里戈出场。瓦拉内传球,阿森西奥远射被扑出。皇马5分钟连扳2球,第54分钟,马塞洛传球,摩德里奇内切至30码处射入右上角,1-3。第59分钟,刚刚替补出场仅15秒的威尼修斯从背后抢断马尔洛斯后突破至14码处射入左下角,2-3。

皇马上次欧冠上半场丢掉3球还是2005年对阵里昂,欧冠主场半场丢掉3球还是2000年对阵拜仁慕尼黑。

矿工此前也浪费机会,科尔尼延科切入禁区左侧回传,特特12码处射门擦左侧立柱偏出。皇马继续施压,摩德里奇传球,米利唐外围射门稍稍高出。登蒂尼奥直传,特特单刀射门被库尔图瓦出击挡出。克罗斯替换摩德里奇出场。

过去几年里,AI创业企业在各种试错和产业配套环境逐步完善的过程中,找到了智能手机端的各种人证比对应用市场机会;有的则找到了银行、政务的人证比对市场机会;有的找到了机场、高铁乘客的票务、安检人证比对市场机会,等等。 

这些TOG、TOC端的应用业务给AI创业企业带来了希望,但实际的业绩回报规模并不大,于是AI企业转到了视频图像应用最大的监控行业。视频监控本身就是一个以视频图像为核心应用于各种垂直行业市场的技术和应用系统,其中公安和交通结合了视频图像的深度应用,无论从治安、刑侦、安全、应急、管理、效率等方面展现了极高的价值。当视频监控与AI结合,产生了更具深度和广度的行业应用价值,使得AI开启了TOB端市场的广阔发展空间。 

从1999年2月至2020年2月,纳斯达克指数的表现要比标普500指数的表现稍差。另一方面,房地产投资信托却跑赢了标普500指数。另外,2020年科技股的一个大问题是,其中一些股票的估值非常高。就距离亚马逊来说,截至目前其市盈率约为130倍。这意味着该股票的交易价格是过去12个月收益的120倍以上。要使公司真正有价值,就需要大量持续的收入增长,在崩溃之前,公司可以长期以高估值进行交易。

要知道,2020年还没结束,苹果公司刚刚发布跨时代的5G iPhone,到年底科技股的回报率增长达到200%也不是没有可能。如果是这样的话,自然现在会扪心自问是否应该增加科技股在自己投资理财方面的比重。特别是,要是我们早就投资了对疫情敏感的航空业和能源行业,那么一定会羡慕投资科技股的投资者。

另一顶尖的科技股特斯拉也是如此。

在这种行业场景落地应用的需求驱动下,少数凝聚了技术实力的企业在继续往前走,技术能力不佳或综合实力不足的企业则陆续退出了AI队伍。资本界和行业界也表现冷静,AI企业在实际应用场景中的落地能力才能撩动他们曾经热络过的激情。 

顾友良或许就是这样的人选之一。他在2001年就和团队一起提出“监控为管理服务”的理念,2011年提出“IMS行业管理可视化”,2020年在业内又首提“VI可视智能”的理念。一些头部企业密集地向他发出邀请,看中的就是他对产业的深厚洞察能力,对用户和系统商需求的深刻理解,以及在业务管理落地上的实战能力。 

循着监控的应用路径,AI技术与视频图像结合应用是AI落地垂直细分行业直接而有效的路径,也是最有前景的应用市场,是AI企业未来的蓝海。 

阮宗泽:由于今年是联合国成立75周年,所以也算一个大年。因为五逢十对联合国来讲都非常重要。今年特别是我们考虑到“二战”以后国际秩序的发展,实际上现在我们也面临一些挑战,这个挑战就来自单边主义。有的国家是在破坏这种以联合国为中心的国际体系。另外一个就是凝聚大家的一种合力来克服疫情的影响,特别是现在面临的,一方面要防控疫情,另一方面要推动世界经济的恢复和增长。这两者的平衡怎么拿捏好、处理好是非常关键的。怎么防止疫情的反弹、进一步推动世界经济的增长,世界的产业链、供应链、价值链如何保证它的正常的运行,还有推动全球化的发展,我觉得议程今年是特别的丰富,而且也是很重。任务和挑战都是比较重的。

阮宗泽:应该是这样的。联合国的会议,联合国应该是主角,而且联合国它是最重要的、代表性最广的一个国际多边机构。我们看到在过去一段时间,美国奉行的单边主义,一方面对联合国造成了伤害,另一方面也无助于世界经济的恢复和发展。我想在这次辩论会当中,可能各家都要利用这样一个机会来阐释自身的一些立场。这次联大也会形成两种思路、两种道路的分裂,要多边主义还是要单边主义的分裂。

同时,顾友良会根据战略合作伙伴的特点和需要,根据行业发展的趋势,围绕对方企业在业务、市场、战略等方面的需要,为其建言献策,因此在区域市场上有不少受惠于他的建议而成功转型升级的企业。在同业友商之间,顾友良还善于做协调,维护同行友商间的利益,常常能将彼此间“你死我活”的竞争关系协调成相互配合且能共赢的局面。2018年,他全票当选广州市安防行业协会会长就是一个很好的写照。 

新技术必然面临的5个阶段 

(△以上为对话文字实录)

阮宗泽:是的,由于历史的原因,联合国在美国的纽约,实际上作为东道主,美国方面应该给各个代表团,甭管你喜不喜欢,只要他是联合国的成员,都应该提供必要的便利,包括签证上的便利。但是在过去也发生过一些,美国拒绝给一些联合国成员的代表团发签证,来约束他们,甚至来限制他们在联合国的发言和存在。这种做法其实也是一种单边主义的做法,是违反了联合国的有关精神的。通过线上来交流的话,我觉得就不存在签证的问题,所以它也可能开启一个更大的空间,所有的国家都有一定的时间和篇幅来阐释自己的立场观点。我想这正好也可以形成一个更加包容更加广泛的一种讨论。

记者:您提到了今年联大会议的一个独特之处是受到疫情的影响,很多会议都改到了线上,尤其是22日开始的一般性辩论,联合国预计会有更多的领导人通过线上的方式出席这次辩论。把会议改到线上,还会让这次的会议多了哪些看点呢?

荷兰国家队近期的主要任务就是备战明年的欧洲杯,科曼的离开对荷兰队的影响很大,如果温格能够接手的话,荷兰队明年的前景还是很看好的。

随着AI等新技术的创业企业兴起,在职场上顾友良近期接收到一些企业邀请,希望去负责市场营销业务,其中有大型国有上市企业、有传统视频监控头部上市企业、有互联网AI平台巨头、也有AI四小龙企业,更有一些计划转板的公司希望邀其入伙。 

紫为云多维算法簇群 

在负责区域市场时,为深入市场一线,顾友良每年的行车里程都在10万公里以上,他常说要响应毛主席的教诲,“没有调查,就没有发言权”。负责全国市场体系时,顾友良每年的航班数都在100次以上,奔走在各个城市之间,从而把握市场的走向和需求的关键,并从用户和合作伙伴的角度去制定相关的策略,推动合作伙伴生态的发展。 

马塞洛直传禁区内,约维奇撞射缺乏力量被特鲁宾没收。矿工第33分钟扩大优势,多多传球,特特切入禁区右侧劲射被库尔图瓦勉强扑出,瓦拉内小禁区前抢在登蒂尼奥之前却不慎捅入自家大门。第42分钟,特特吸引马塞洛防守后脚后跟传球,跟进的索罗门15码处射入左下角,3-0。

作为清华AI人创业的紫为云团队,他们期望把人工智能领域研究出来的理论与方法帮助应用层的各行业企业解决AI算法技术缺乏的问题,打通AI算法技术瓶颈,构建AI应用创新的能力体系,实现各类企业在各自行业AI应用创新的目标,进而推动中国AI应用创新的全面发展,为国家“智能+”、新基建战略的实现添砖加瓦,从而实现清华AI人做人工智能科研的产业价值。 

当然,除了看重技术优势,顾友良也坚信“紫为云”定位AI使能,立足“智能+”可以预期的广阔市场发展空间。 

记者:其实今年受疫情的影响,很多的国际多边会议都是有改到线上的趋势。这种线上的会议安排似乎是可以更快地去召集领导人峰会,去方便更多的领导人参加,但是为什么还是有很多国家的领导人,在希望把一些比较重要的国际多边会议重新挪到线下去举行呢?

第80分钟,安东尼奥直传,特特越位位置拿球突入禁区左侧横传马尔洛斯进球被判无效。第92分钟,克罗斯战术角球开至外围,巴尔韦德20码处劲射,皮球稍稍偏转后从特鲁宾手边入网,主裁亲自观看回放后判定威尼修斯越位位置干扰门将,进球无效。

从目前的产业现实环境和AI技术的发展曲线规律看,AI已到了从技术转向大规模应用落地临门一脚的关键节点。产业的早期培育阶段已经结束,但要跨向大规模的应用期,各类AI企业还得跨越从AI技术到产品、应用、行业化的门槛,即应用落地的门槛。同时,一些AI企业在粗放式成长之后正面临研发、业务、人才、运营、资金等环节上不同程度的疲态,这种局面正把很多AI创业企业拖入淘汰的陷阱。不过,一定也有不少企业会跨过这个陷阱,诸如紫为云则通过“专注技术,使能生态”的战略战术来跨越这个陷阱。 

备受关注的本届联大一般性辩论,将于9月22日至26日以及29日举行。由于采用视频发言的形式,联合国秘书长古特雷斯表示,参与此次一般性辩论的国家元首和政府首脑数量可能远超往年。

作为一个从基层成长起来的企业管理者和战略设计者,顾友良敢于做瓶颈突破,能从整体上做企业战略规划,也能从战术上做项目的执行与运作,甚至能从一个省或市的宏观战略层面,为主管部门提出一套宏观架构与政策规划思路建议来。因此,顾友良无论走到哪里,都是深受用户,系统商,包括友商尊重的业内资深人士。 

如果我们在搜索引擎上搜索“科技股”,往往我们都能看到热门消息是反托拉斯问题,更高的税收和更严格的法规。举例苹果而言,一家市值2万亿美元的公司推出一项年销售额10亿美元的新服务时,这对公司的股价不会产生任何影响。所以,当一家公司的市值达到万亿美元以上时,公司想要扩大规模就已经很难了。然而,科技股的定价却似乎使其强劲的增长能够永恒下去。但一定是真的吗?

AI企业好找,但能把AI与视频图像两者在场景中进行深度结合应用的运筹者难找

虽然近年来科技股的表现很好,但是如果在1999年买入的话,收益其实并不怎么好。每个人都知道90年代后期的科技泡沫会在2020年左右破灭。没有人知道,科技股的崩溃如此“一泻千里”,从整体上,那次泡沫拖累了科技股20年的年化收益率。

我们都知道的苹果公司,股价在2020年至今已增长超过100%,亚马逊增长超过99%,Netflix增长达96%,脸书增长超过50%,最逊的谷歌公司在2020年股价增长则将近30%。

在基础算法技术已经有了很大发展的基础上,AI算法企业之间的技术PK焦点体现在大数据量算法、特定场景小样本数据算法、ReID、聚类等算法技术上的研究,而市场的PK焦点则体现在不同行业、不同场景项目中的算法细分研究和细节优化能力,以及项目场景应用落地能力上。 

但很多AI创业企业跳入视频监控圈子后,却在具体的行业场景应用落地环节卡壳了,因为他们很多并不精通于视频监控,也不精通各垂直行业对视频图像的应用,更不熟悉用户业务流程与功能模块的需求。只有积累了深厚的视频图像应用经验和精准把握了用户业务需求的人,才能把AI和视频监控图像有效结合起来应用,同时又要跳出安防的固有思维来做AI使能、做数据应用。难点在于行业中能做到这一点的人凤毛麟角。 

究其根本,我们要探讨的是“技术会是永恒”的胜利么?

矿工(4-2-3-1):81-特鲁宾;2-多多,77-邦达尔,5-霍乔拉瓦,15-科尔尼延科;8-安东尼奥,27-麦孔;11-马尔洛斯,19-索罗门,14-特特;9-登蒂尼奥

紫为技术&紫为云的创业骨干成员多数源自清华大学电子工程系王生进教授所带领的团队。在过去的数年里,王生进教授带领的清华团队在人脸识别、人脸检测、ReID行人再识别、无人机视觉检测、国际无人驾驶数据集、语音识别技术、物体检测、文字识别等领域发表了许多国际顶级会议和期刊论文,取得了多项国际测试竞赛的优秀奖项。2019年10月,其主导研究的“跨视域行人再识别的特征学习理论与计算研究方法”获得“第九届吴文俊人工智能科学技术自然科学二等奖”。 

但是,要入手科技股,还是要谨慎。实际上,科技股也并不一定能够保证跑赢大盘。实际上,在某些范围之内,科技股的表现还不如大盘表现。随着科技股的估值逐渐到达天价水平,再次出现2020年的股市泡沫的可能性会非常大。

Last modified: 2020年10月30日

Author